惠报深度丨惠州荔枝如何奔向更美荔的未来?

2024-07-10 15:05:16 来源:惠州日报

字号
  • 超大
  • 标准

原标题:

东坡文化加持、产业发展初具规模,却受到品种结构等因素的制约

惠州荔枝如何奔向更美荔的未来?

夏至前后,荔果飘香。900多年前,大文豪苏东坡写下诗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成为惠州荔枝最知名的“广告语”。

惠州是岭南荔枝主产区之一,去年种植面积达37.87万亩,约占全市水果种植面积的1/3、全省荔枝种植面积的1/10。虽然种植面积初具规模、产业融合态势初显,但惠州荔枝存在“看天结果”等情况,种植管理、品种改良、鲜果保鲜、精深加工水平也有待提高。

今年,惠州荔枝遭遇“小年”,镇隆糯米糍价格高达180元/斤,许多市民没有了“日啖荔枝三百颗”的自由。在全省实施“百千万工程”的背景下,惠州如何让荔枝这颗岭南珍果变成致富果,推动荔枝产业奔向更美“荔”的未来?

image.png

悠久荔史

“东坡荔枝”遍布惠州大地

荔枝是惠州传统名果,遍布各地的荔枝古树,见证着惠州荔枝栽培的悠久历史。

数据显示,全市树龄上百年的荔枝古树约2.5万株。其中,惠东县多祝镇上围村现存的荔枝母树,树冠覆盖面积600多平方米,树龄已超1000年。

据古籍记载,关于罗浮山乃至惠州荔枝最早的文字,源于1400多年前的南朝。《齐民要术》收录的竺法真《登罗浮山疏》记述,“荔枝,冬青,夏至日子始熟,六七月可食,甘酸宜人,其细核者谓之焦核,荔枝之最珍者也。”

惠州荔枝。

事实上,从竺法真开始,惠州荔枝屡见于历代方志中。北宋咸平二年(999)陈尧佐从潮州通判位置上移典惠州(时为祯州),于太守东堂手植荔枝一株,人称“将军树”。北宋治平三年(1066),陈偁出任惠州太守,在划定“惠阳八景”时首次将“荔浦风清”划为一景。明嘉靖丙辰本《惠州府志》记载,当年的丰湖边荔枝树茂盛,景观宜人……

惠州荔枝声名鹊起,不得不提苏东坡。北宋绍圣年间,苏东坡寓惠两年零八个月,经历了两个荔枝成熟季。绍圣二年(1095),他在《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支》称赞惠州荔枝“海山仙人绛罗襦,红纱中单白玉肤。不须更待妃子笑,风骨自是倾城姝。不知天公有意无,遣此尤物生海隅。”

翌年夏天,苏东坡品尝惠州梌山太守东堂将军荔,写下“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这千古名篇《食荔枝》将惠州荔枝的名气推至顶峰。

自苏东坡后,惠州荔枝名满天下,成为岭南荔枝主产区之一。“夏至食个荔,一年都无弊。”作为惠州人甜蜜的味觉回忆和浓郁的故乡情怀,荔枝也寓意着多子多孙、大吉大利的美好情感。

聚荔发展

入选国家优势产业集群,走出国门享誉全球

惠州荔枝文化内涵丰富,种植历史悠久,改革开放后更是迎来发展高峰。

《惠州市志》记载,20世纪70年代初,惠州逐步引进妃子笑、白糖罂等荔枝品种,但在“以粮为纲”的政策背景下,经济作物发展缓慢。

20世纪80至90年代,惠州各县(区)喊出“要致富,靠种果”的口号,一时间,以荔枝为首的经济果树进入大发展时期。

惠东县荔龙种养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卢贵明就是较早一批“吃荔果”的人。1986年,卢贵明响应政府号召,将自家的山地开辟成荔枝园。“20世纪90年代初,荔枝种植面积还不是很大,行情好时,品质高的荔枝每斤能卖到二三十元!”卢贵明说,在政策、行情的双重驱动下,村民种植荔枝的热情高涨,他种植荔枝的面积也从最初100亩扩大到200多亩。种荔枝30多年,卢贵明见证了惠州荔枝种植“版图”的变化。

目前,惠州荔枝主栽品种有桂味、糯米糍、妃子笑、怀枝等,还有井岗红糯、岭丰糯、仙进奉、无核荔、观音绿等引进品种。种植区域集中在惠阳、博罗、惠东三县(区)。

为推动荔枝产业持续兴旺,惠州坚持“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百姓受益”,促进荔枝三产融合,助力农户丰产丰收。

在第十五届惠阳镇隆荔枝文化系列活动中,汉服爱好者为镇隆荔枝打call。

借助电商平台、直播带货等营销方式,惠州荔枝走进千家万户,更漂洋过海走出国门。2020年,惠州举办广东国际网络荔枝节之丝路行暨惠州首届东坡荔枝文化节系列活动,推动惠州荔枝产业高质量发展。截至当年6月底,共收到荔枝出口订单2200吨,惠州荔枝顺利进入北美、东亚市场,实现了荔枝出口“零”的突破。

2021年,惠州荔枝产业入选国家优势产业集群,打造了4个荔枝专业镇、15个荔枝专业村,拥有“镇隆荔枝”“罗浮山荔枝”两个国家地理标志农产品,“丹荔”“山顶”“山前”等6个“粤字号”品牌。

经过多年扶持培育,荔枝产业已成为惠州富民兴村、助推乡村振兴的重要特色产业。

荔不从心

品种结构有待优化,“大小年”问题突出

惠州荔枝“光环”萦绕,产业基础好,具有独特优势和巨大发展潜力。但在发展过程中,惠州荔枝还默默承受着“荔”不从心的境况。这从今年惠州荔枝“大小年”中便可窥见一斑。

“种了600多亩荔枝,主要以桂味、糯米糍为主。但产量相较往年,不容乐观。”看着工人们在冷库保鲜包装荔枝,博罗县公庄镇辉煌水果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王晓晖发出叹息。

去年,糯米糍、桂味丰产;今年,荔枝产量锐减。究其原因,主要受去冬干旱少雨、低温积温不足、开花期遇到阴雨天气等诸多因素影响。除气候原因外,荔枝“大小年”还与荔枝种植品种结构、种植管理技术等原因相关。

记者从市农业农村综合服务中心了解到,惠州荔枝种植品种相似、产品同质同类化问题突出,主栽桂味、糯米糍等中晚熟品种,成熟期相近,上市时间集中在6月中旬至7月中旬,受气候影响造成的“大小年”现象尤为明显。

在荔枝丰产年,受贮藏保鲜技术的制约,鲜果采摘后的产品货架期短,销售时间紧迫,往往鲜果销售压力大,价格也不易走高。另外,惠州荔枝相较海南、茂名、江门等地的荔枝早熟品种,缺少市场先发优势。

在惠东县,传统的淮枝荔枝品种种植面积最大,曾经占据半壁江山,目前仍占比36.7%。在全市乃至全省荔枝面积快速发展后,荔枝产量猛增,受荔枝不耐储藏以及市场销路不畅等影响,经济效益得不到保障,不少果农种植积极性不高,导致惠东部分荔枝园丢荒失管。

当前,荔枝销售仍以鲜果为主。“荔枝鲜果不耐储藏,价格随市场波动大,产品附加价值低,虽然近年依托科技发展,延长荔枝产业链,开发了不少荔枝精深加工产品,但惠州荔枝精深加工产业整体仍处于初级阶段,对产业发展的‘拉力’不强。”市农业农村综合服务中心农作物技术推广部部长翁晓华说。

在荔枝品牌文化打造方面,相较于东莞荔枝、增城挂绿等耳熟能详的荔枝“大牌”,惠州荔枝存在品牌效应不足的痛点。例如,博罗县荔枝种植面积10万余亩,早在2018年3月,“罗浮山荔枝”就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020年,博罗首次启用“罗浮山荔枝”地理标志专用标识,为符合条件的果农提供专用标识。“但很多果农品牌意识不强,缺乏品牌推广积极性。”博罗县农业农村综合服务中心副主任张春龙说,这让本土品牌荔枝多少有些“养在深闺”的意味。

给荔焕新

新品种助荔枝树变“摇钱树”

如何让荔枝这一传统水果焕发新生机,惠州荔农纷纷开启新探索。

2001年,“荔二代”卢永泉,从父辈卢贵明手中接过果园管理。为了打破传统荔枝种植品种单一、品质良莠不齐、收益较低的困局,卢永泉将此前的传统品种慢慢改良为新品种,种植品质、效益得到了大幅提升。

博罗县雅时园荔枝稀有品种农业专业合作社航拍。

近年来,惠州在惠东、惠阳、博罗、仲恺等荔枝重点产区,引进广东荔枝十大主推品种,如冰荔、仙进奉、观音绿、凤山红灯笼、岭丰糯、井岗红糯等优新品种,推广应用荔枝高接换种技术,支持果农自愿开展转种和高位嫁接高品质荔枝,合理调整产业品种结构,合理搭配早中晚熟品种,实现品种的优化配置。同时,推广先进适用技术,提升惠州荔枝的品质和市场竞争力,增加果农收入。

在政府相关部门引导下,卢永泉不断引进、丰富荔枝新品种。截至目前,他的果园有42个荔枝品种,是惠东县荔枝品种最多的果场。由于长期用心钻研、实践,卢永泉获评“2018年广东十大荔枝种植匠”。

“仙进奉、观音绿、岭丰糯、井岗红糯等新品种,相比传统荔枝品种,受气候影响造成的‘大小年’现象敏感度较低。”市农技服务“轻骑兵”陈焕东说,用新品种替代原来的糯米糍、桂味等传统荔枝品种,能降低“大小年”波动风险,实现丰产稳产、质优价高。同时,优质的荔枝新品种能实现错峰上市,目前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地,主推的新品种市场价格高,能有效带动种植户增收。

“夏日限定”变“四季可期”

除了“爆改”荔枝新品种,惠州一些合作社及企业依托科技发展,开发荔枝精深加工产品,把荔枝从“夏日限定”变成“四季可期”,不断推动实现荔枝全产业链进阶。

卢永泉的合作社于2021年入选省“一村一品”,在项目资金扶持下,合作社增加了冷库保鲜设施,建设了烘干车间,避免果贱伤农的情况。位于观音阁镇的广东荔枝庄园酒业有限公司,近年来先后研发出荔枝果汁饮料、荔枝酒等深加工产品,同样深受市场欢迎。

在惠东县九龙峰旅游区集联村,惠州市金马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建设了集荔枝、茶叶等农业种植、农产品深加工、农副产品销售、冷链仓储、物流配送、乡村旅游于一体的惠东县金马田园综合体项目。“目前,厂房内安装好了荔枝酒生产设备,项目投产后每天能生产过万瓶荔枝酒。”该项目负责人表示,项目投产后将进一步延长荔枝产业链,打响惠东荔枝品牌,带动惠州荔枝产品销往全国,助力当地乡村振兴。

“企业要结合自身情况,找准定位和发展方向,积极引入先进的加工生产经验。”翁晓华建议,以市场为导向,进一步推动荔枝果汁、荔枝果酱、荔枝果酒、荔枝果脯、荔枝菜等多元化时尚产品开发,满足消费者多样化需求。

“小特产”升级“大产业”

“小特产”如何升级为“大产业”?惠州相关部门也一直在尝试探索,持续发力,让惠州荔枝走出美“荔”新路子。

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惠州扎实推进广东荔枝“12221”市场体系建设,抢抓《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机遇,充分发挥“省级荔枝RCEP国际合作先行试验区”作用,通过强化品质管控、拓展营销市场、强化冷链物流等方式,全平台、全链条促进荔枝生产、加工、营销、旅游及品牌宣传等一二三产融合创新。

“荔枝少年”IP形象亮相、“汉服古荔 溯源苏东坡文化”主题活动举行、“荔枝家宴”款待各界来宾和当地乡贤、惠州各荔枝主产区代表为当地荔枝“打call”、举行荔枝产销合作签约仪式……在日前举行的惠州市2024年荔枝产销对接暨第十五届惠阳镇隆荔枝文化系列活动启动仪式上,“东坡味”十足的各项活动,令人目不暇接,这也是惠州以荔为媒,赋能“百千万工程”的生动写照。

文化IP“镇隆荔枝少年”。

当前,博罗县正大力开展荔枝“12221”市场营销行动,在提升荔枝产业质量的前提下,强化品牌宣传。“持续推广‘罗浮山荔枝’品牌,拓宽销售渠道,用品牌为荔农销售赋能。”张春龙建议,在博罗福田、长宁等种植散户比较集中的地方建设荔枝交易流通市场,给农户吃“定心丸”,让他们在荔枝丰产时不愁销路。

近日,惠东县2024年荔枝新品种推介和现场交流会在九龙峰旅游区胜利果场荔枝农文旅示范基地举行。会上,惠东县“百千万工程”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双百行动”深圳职业技术大学驻惠东县服务队副队长杜森表示,将通过建设高接换种示范园、打造荔枝农文旅综合示范点和本地荔枝稳产高产示范园,通过示范园间的相互联动,促进荔枝产业高质量发展。

记者手记

“荔”争上游,打响品牌

又是一年荔枝成熟期,去年是“荔枝自由”,今年则是“一荔难求”。大年时,量多价低;小年时,量少价高,荔枝“大小年”现象是困扰荔枝产业高质量发展的一道难题。

实际上,除了“大小年”之困,当前惠州荔枝产业在品种结构、科技支撑、冷链保鲜、链条延伸等方面也存在不足。

今年5月,农业农村部南亚热带作物中心发布了《中国荔枝龙眼产业发展报告》,该报告指出了助力荔枝产业更高质量发展的新路径,包括加速推进由增产导向转入提质导向、加强荔枝产区产业集群化发展、突出农业品牌引领产业发展的趋势、通过科技创新推动产业提档升级等。

这些新路径,正是惠州荔枝产业发展的方向所在。其中,广州增城和茂名的一些做法值得参考。如增城打造出仙进奉荔枝省级现代农业产业园、仙村荔枝小镇以及百荔园等一批优质荔枝种植基地,构建集荔枝种植、加工、电商物流、观光旅游于一体的荔枝产业集群,助推荔枝产业发展提质增效。

2020年,茂名市发布“茂名荔枝”区域品牌LOGO,鼓励并引导涉荔企业积极申请授权使用品牌商标。4年来,“茂名荔枝”品牌化道路实现了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的突破。目前,“茂名荔枝”区域公用品牌的授权企业达到了85家,涵盖了荔枝种植基地、销售企业、加工企业、出口企业、电商企业和物流企业等。2023年,“茂名荔枝”区域公用品牌价值超120亿元。

在东坡文化IP加持下,惠州荔枝更要“荔”争上游,提升品质,讲好故事,紧扣“土特产”做文章,打好产业、市场、科技、品牌四张“牌”,实现美“荔”未来。

统筹 惠州日报记者陈春惠 戴建

采写 惠州日报记者骆国红 马海菊

香金群 刘建威 陈春惠

图片 惠州东江图片社提供

编辑:苗家乐
责任编辑:尚燕华

热新闻

热视频

媒体矩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