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石家庄解放:“夺取大城市之创例”是怎样完成的

2022-11-24 16:05:44 来源:河北日报客户端

字号
  • 超大
  • 标准

解放军在炮兵强大火力掩护下向据守在石家庄的国民党军核心工事冲击。  阎国文供图

【阅读提示】

今年是石家庄解放75周年。在中国革命史上,在石家庄历史上,石家庄的解放都堪称一个里程碑事件。石家庄解放不仅在军事上开人民解放军“夺取大城市之创例”,还在政权建设上创实行人民民主的范例,在城市接收管理上形成一套样板案例。

解放石家庄,不仅在战略战术上丰富发展了中国革命军事理论,而且锻炼了人民军队的攻坚能力;管理石家庄,不仅创造了我党管理大城市的经验,而且为各地培养了大批接管大城市的干部。

1947年4月14日《晋察冀日报》消息:石家庄外围歼敌万余,正定栾城等六十余要点均获解放。  阎国文供图

水到渠成

一个完整的战略战术演变进程

75年前的1947年11月12日,人民解放军经过六昼夜奋战,将红旗高高插上了正太饭店,华北重镇石家庄宣告解放。

解放石家庄,不论在人民解放军军史中,还是在石家庄的城市发展史中,都占有特殊地位。但要准确、充分地评价石家庄战役的地位和影响,就要把它放在中国革命的大局中、放在解放战争的大局中、放在三大战役大决战的前奏中来研究。

石家庄旧称石门,自古就被视为晋冀咽喉、军事要塞,域内有平汉、正太、石德三条铁路交会,故而有“石门封锁太行山”之说。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派兵抢占了石家庄,以一个军驻扎于此,在原侵华日军构筑的基础上,构成了完备的环形防御体系,妄图长期固守。

早在1946年6月,鉴于全面内战爆发前后的紧迫形势和石家庄极为重要的战略位置,毛泽东最早考虑攻占石家庄的问题。当时他以中央军委名义致电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下达了相机夺取“三路四城”的作战任务。“三路”是:正太路(河北正定至山西太原),同蒲路(山西大同至蒲州镇),平汉路北段(北平至石家庄段);“四城”是:大同、太原、保定和石门(今石家庄)。由此可见,夺取石家庄已包含在毛泽东夺取“三路四城”计划任务之中。

当时,作为战区指挥员的聂荣臻对如何夺取“三路四城”,也在细心思考。但碍于敌我力量悬殊,石家庄又有坚固的城防,这种想法只能被暂时搁置。

时间进入1947年,随着国民党军队的全面进攻被粉碎,作为华北门户的石家庄再次受到了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的关注。

从1947年正太战役开始,石家庄外围据点开始逐步被扫除。

1947年4月9日开始,晋察冀部队勇猛战斗,攻克了正定、栾城两县城及石家庄多处外围据点,歼敌1万余人。随后,晋察冀部队继续沿正太路西进,连克井陉、娘子关、阳泉、定襄、寿阳、盂县等城镇,歼敌2万余人,控制了获鹿至榆次间铁路180余公里,切断了太原与石家庄之敌的联系,孤立了敌人华北战略要点石家庄。

攻占石家庄的关键是解决国民党守军第三军。但正太战役时,第三军军长罗历戎紧急收缩兵力,凭借坚固的工事据守石家庄,此时尚不具有攻占石家庄的成熟条件。

在正太战役后期,由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等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率部分中直机关干部来到晋察冀。在中央工委的指导下,晋察冀部队重新组建野战军,于1947年6月中旬至7月上旬连续发起青沧战役和保北战役。

青沧战役中,我野战部队和地方部队共歼敌9500余人,解放了沧县、青县和永清三座县城,控制了津浦线上陈官屯车站至捷地车站间的铁路约80公里;保北战役中,我军又歼敌8200余人。

在短时间里,我军南下正太,东取青沧,再战保北,三战三捷,改变了华北战场的被动局面,牢牢地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

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把关注点聚焦到了夺取石家庄上。要求“晋察冀野战军主力在永定河以北(平津间)进行一个战役。此役完成后即回到石门以东休整一个月,然后进行石门战役”。

1947年10月,晋察冀野战军采用围点打援战术,将在石家庄的国民党第三军包围在清风店,到22日,歼灭第三军主力1.3万余人,俘获军长罗历戎。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致野战军电文,称清风店战役“创晋察冀歼灭战新纪录”,表示“极为欣慰”。

清风店战役后,石家庄仅剩残敌2万,已成为一座孤城。

1947年11月6日,解放石家庄战役打响。经过六昼夜激战,12日,石家庄回到人民的手中。

这一连串战役的连续胜利,充分体现了解放石家庄战役的完整性和战略战术的演变进程。

开国少将、时任晋察冀军区3纵8旅23团团长的张英辉将军曾说:“在谈解放石家庄时,必须谈清风店战役,而谈清风店战役,又应该谈到保(定)北阻击战。没有保北阻击战的胜利,清风店歼灭战难以实现;没有清风店歼灭战,石家庄不可能那么快就解放。”

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的第一个坚固设防的大城市,石家庄的解放提供了“夺取大城市之创例”,更是让中共中央早有考虑的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合并成为可能,盘活了华北乃至全国的战略全局,也为党中央移驻西柏坡创造了有利条件。

1947年10月27日,朱德总司令到河北安国视察晋察冀军区炮兵旅。  阎国文供图

解放石门

在朱德的亲自指导下进行

解放石家庄战役胜利后,朱德总司令回顾和展望整个战局,以无限感慨和喜悦的心情,信手步杜甫《秋兴》韵写下《七律·攻克石门》:

石门封锁太行山,勇士掀开指顾间。

尽灭全师收重镇,不教胡马返秦关。

攻坚战术开新面,久困人民动笑颜。

我党英雄真辈出,从兹不虑鬓毛斑。

解放石家庄,同朱德的亲自指挥密不可分。无论是战前准备、战术运用,还是战役过程到战后总结,解放石家庄都倾注了他的大量心血,展现了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军事指挥才能。

1947年4月30日,朱德在晋察冀中央局干部欢迎会上说,我这次来主要就是为了把仗打好。晋察冀地方很大,物产丰富,民兵也很多,如果学会了集中兵力,一定能打胜仗,你们最近打了一些胜仗,只是打得零碎一些,要学会打大歼灭战。

随着青沧战役、保北战役和清风店战役取得大捷,攻克石家庄被正式提上日程。

石家庄设防的坚固,引起了朱德的高度重视。关键时刻,朱德亲自前去晋察冀野战军进行部署和准备,给全军增添了巨大的力量。10月25日,朱德专程前去参加了晋察冀野战军召开的旅以上干部参加的前委扩大会议,并在会上提出了“勇敢加技术”的口号。27日凌晨,朱德又来到安国县(今安国市)西北的西伯章村炮兵驻地。他不辞辛劳,不仅参加了我炮兵、工兵的战前协同会议,而且专门接见了炮兵旅第一团的排以上干部。朱德在会上说:“我们强攻石家庄,在军事上、政治上和经济上的意义都很大……如果这一招儿成功了,蒋介石的最后一张王牌就没有了。”因此,“前途就只能是我军必胜,蒋介石必败!”

10月31日,在朱德的全程参与下,晋察冀野战军在安国城外的舍二村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正式传达了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关于“解放石家庄”的作战命令。从此,解放石家庄的战役进入到战前的实战准备阶段。

为了确有把握攻克石家庄,朱德同晋察冀野战军领导人共同拟定了周密的作战计划。地方党政军民坚决贯彻总司令的指示,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组织了近10万民兵、民工,万余副担架,万余头牲口,4000辆车的支前大军,把8万发各种炮弹、150万发各种枪弹、6万余斤炸药、20万斤各种攻坚器材、24万斤主副食品送到了前线。

攻坚战即将开始,61岁的朱德仍坚持留在野战军司令部。敌军的飞机不断来轰炸,大家都为总司令的安全担心。最后还是远在陕北的毛泽东致电刘少奇,请刘少奇劝朱总不要亲临最前线,朱德才离开安国,到达冀中军区所在地河间县(今河间市)。

11月6日战斗打响,11月7日夜,朱德打电话给在前线指挥的杨得志,询问战役进行情况,11月11日,他再次打电话给前线指挥部,特别强调要注意城市政策,保护民族工商业。经过六天六夜的激战,人民解放军攻克石门,全部歼灭守敌24280余人。战役结束次日,即1947年11月13日,朱德致电嘉勉:“仅经一周作战,解放石门,歼灭守敌,这是很大的胜利,也是夺取大城市之创例。特嘉奖全军。”

作为一名杰出的军事家,朱德总司令对石家庄战役的经验极为重视,他所撰写的《打下石家庄的意义和经验教训》对全军作战都有指导意义;他步杜甫《秋兴》韵所写的八首诗词,集中反映了石家庄战役的背景、历程和影响,其中《冀中战况》《贺晋察冀军区歼蒋第三军》《新农村》《十月战景》《攻克石门》堪称讴歌石门战役(含青沧、保北、清风店)的经典诗作,也同样在中国军事史、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1947年10月,聂荣臻在前线与被俘的国民党军第三军军长罗历戎谈话。  阎国文供图

英雄辈出

一百多位开国将军参与其中

解放石家庄战役,不仅在战略战术上丰富发展了中国革命军事理论,还在战斗中培育了干部,锤炼了队伍。据统计,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将帅”中,仅参加过解放石家庄战役的少将,就达140多位。

解放石家庄战役,可谓星光熠熠、将星如云。

1947年夏,晋察冀野战军成立,杨得志任司令员,杨成武任第二政委。在保北战役清风店打援战斗中,晋察冀野战军上演了一昼夜120公里强行军的壮举。

当时,杨成武亲自起草了一篇500字的行军动员令:“……敌人轻率远逃,行军疲劳,孤军深入,心理恐慌,已经给我们造成打大歼灭战的充分条件,我们已调了绝对优势兵力和炮兵来歼灭敌人!一、集中一切兵力、火力,猛打!猛冲!猛追!发挥三猛战斗作风。狠打、硬打、拼命打,毫无顾虑地冲垮敌人!包围敌人!歼灭敌人!二、不顾任何疲劳,坚决执行命令!不顾夜行军、急行军,不管没吃饭、没喝水!不管连天、连夜的战斗!不怕困难!不许叫苦!不许怠慢!走不动也要走!爬着滚着也要追!坚决不放跑敌人!全体干部以身作则,共产党员起模范作用。三、高度发挥作战机动性,哪里有敌人就冲向哪里,哪里有枪响就冲向哪里,哪里敌人没有消灭就冲向哪里……”

这段激情澎湃的动员令,鼓舞了广大指战员。

若干年后,杨得志在回忆录中说道:“我很喜欢这个开门见山,气势磅礴,火药味浓,鼓动性强,似乎千军万马就在眼前的动员令。”

1955年,杨成武、杨得志二人双双被授予上将军衔。

在石家庄战役中,各级指战员以顽强的战斗意志,不怕牺牲的精神,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娴熟的战斗技巧,勇敢作战,通力配合,取得了石家庄解放的丰硕战果。

时任晋察冀野战军第三纵队司令员的郑维山是鄂豫皖根据地走出来的将领,能征善战,被誉为“虎将”。攻克石门战役中,郑维山指挥部队率先突破市沟、进入市区。攻克石门后,他受命担任石家庄卫戍司令。

1955年,郑维山被授予中将军衔。

而时任冀晋军区独立一旅旅长的曾美,石家庄战役一打响就率军抢先占领了大郭村飞机场,切断了敌人外援内跑之路,为我军围歼敌人奠定了基础,获得解放石家庄首功嘉奖。

1955年,曾美被授予少将军衔,曾担任北京军区参谋长、河北省军区政委。

解放战争中,四纵十旅是晋察冀野战军的一支劲旅,以敢打猛冲、不怕牺牲而著称。攻打石门时,十旅的作战主要由政委傅崇碧和新任参谋长陈信忠负责。战斗开始后,他们指挥部队率先攻克云盘山,摧毁发电厂。更为神奇的是,部队还组成小分队冲进敌指挥部,活捉了敌三十二师师长、石门警备司令刘英,傅崇碧冒着炮火将刘英带进水塔内审讯,强令刘英投降。

1955年,傅崇碧、陈信忠双双被授予少将军衔。

石家庄解放后,诞生了我党第一个稳固城市政权,为全国其他城市的管理取得了经验。

石门战役的硝烟还没散去,朱德总司令就指示要保护民族工商业,发展经济,并决定对城市进行军事管理,强调“入市后遵守纪律,迅速恢复秩序极为重要,军队应如此,其他方面亦须如此,要切实办好”。

在石家庄这片城市接收管理试验田上,许多干部在实际工作中增长了才干,一大批治国人才从这里走向全国。北平、天津、张家口、太原、呼和浩特等城市解放后,石家庄都支援了一批干部,有些部门的班子是在石家庄组建的。人民解放军渡江战役开始后,又有大批干部南下。仅1949年下半年统计,从石家庄调出到各地的干部就有401名,其中县级86人、区级103人。

这些南下北上的干部,把石家庄经验带到各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阎国文)

清风店战役纪念亭。  阎国文供图

■相关

清风店主战场今昔

在定州市东北部有一个小村庄西南合村,这里曾是清风店大捷的主战场。

75年前的10月20日,晋察冀野战军在地方武装、民兵和广大群众的配合下,在这里进行了一次大规模运动歼灭战。

清风店战役是石家庄战役的组成部分。当时的石家庄由国民党第三军驻守,兵力雄厚,城市防御体系严密,直接攻打难度大。于是,晋察冀野战军主动发起保北战役,围攻保定以北徐水、固城地区,意欲调虎离山、引蛇出洞,让石家庄守敌出城北上增援,以便在运动中消灭。晋察冀野战军对徐水、固城猛冲猛打,蒋介石误判我军要攻打保定、北平,急电调石家庄第三军罗历戎北上增援。可我人民解放军“计”高一筹,一面围敌猛打,一面悄悄地将主力南移,一昼夜行军120公里,在保南清风店地区设伏,全歼国民党第三军主力,第三军军部及七师上至军长、下至伙夫无一漏网,为解放军乘胜攻克石家庄奠定了坚实基础,也是军事史上出其不意、围点打援的经典战例。朱德总司令高兴地赋诗《贺晋察冀军区歼蒋第三军》:

南合村中晓日斜,频呼救命望京华。

为援保定三军灭,错渡滹沱九月槎。

卸甲咸云归故里,离营从此不闻笳。

请看塞上深秋月,朗照边区胜利花。

1948年9月,为纪念清风店战役中光荣牺牲的英烈们,定县在清风店战役发生地西南合村修建了一座烈士陵园。如今,在陵园门前的广场上,矗立着为纪念战役中光荣牺牲将士们的“为人民尽忠”牌坊,牌坊两侧镌刻着“忠勇绝伦万众仰望,精神不死浩气长存”。另有古朴典雅的纪念亭建于苍松翠柏之间,亭的顶端耸立着人民子弟兵持枪英姿塑像。亭内矗立着高大的纪念碑,正面镌刻“燕赵遗风”四个大字,字体端庄厚重。

清风店战役中曾有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

冀晋军区政委王平为统一指挥地方部队和民兵阻滞敌人前进,从阜平出发一路狂奔,竟然把胯下坐骑活活累死。四纵十旅面对敌人飞机对我军阵地轮番轰炸,指战员们组织轻重机枪对空射击,击落一架敌B-25轰炸机,俘敌驾驶员6名,目前这架飞机仍陈列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但不幸的是,该旅旅长邱蔚在一线指挥作战中被敌机炸伤腿,负伤后指令参谋长钟天法代理旅长,在随后的战斗中,钟天法头部中弹,光荣牺牲,成为清风店战役期间牺牲的我军最高级别干部。

历史不会忘记,薪火还在传递。站立在清风店战役纪念亭前,75年前金戈铁马的东冲西杀、车轮滚滚的支前队伍仿佛就在眼前。

(阎国文)

编辑:张栋梁
责任编辑:尚燕华
石家庄新闻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新闻

热视频

媒体矩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