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载华年埋故城 今朝去寻常山梦 ——探访元氏县国保文物单位常山郡故城遗址

2022-07-01 08:08:05 来源:石家庄日报

字号
  • 超大
  • 标准


□本报记者 刘迪

黄土、野草、断壁残垣,若不了解,会以为这里不过是平常之地。然而在历史上,赵子龙曾因其而自豪;在如今,南水北调工程也曾为其改道,这里就是位于元氏县殷村镇故城村南的常山郡故城遗址。

来到遗址是一个夏日的午后,阳光耀眼,田野静谧,土城墙两旁的树木已是深绿颜色。“我们站立的位置就是故城遗址的东城墙。”当地文保所的工作人员指着一堆黄土说。常山郡故城始建于战国赵孝成王十一年(公元前255年)。《史记·赵世家》记载了赵孝成王在元氏这个地方筑起了城池,以元氏城为治所设置了上原县,这是元氏第一次进入有文字记载的历史。

故城原为正方形,边长1200米,占地144万平方米,如今只有东、南、西三面城墙的残存。东墙残留最高处约为3米、南墙约为6米、西墙约为5米,城墙的最宽处大约有23米厚。据专家考证,城墙有东、南、西、北四门,城内有与四门正对的十字交叉大道。现东门、南门遗址依稀可见,西门、北门处已成大片农田。这些距今两千多年的古城墙,当年是用糯米熬汁,然后和上三合土一层一层地夯筑起来的,每层约6厘米,层理清晰可见,直到现在仍然很坚固。

两千多年前,城墙之内曾经城垣壮丽、市井繁华,并从战国时期绵延数百年。秦灭赵国后,上原县纳入恒山郡版图,更名为元氏县。汉高祖三年,恒山郡郡治迁到元氏城,此时,元氏城成为了规模庞大的政治中心。汉文帝刘恒即位后,为避讳刘恒的名讳,改恒山郡为常山郡;汉景帝时,改常山国;汉武帝时又因种种原因废国复改为郡,此后,时为郡,时为国,均设治于故城……寥寥数语讲述了这座城池的变迁。

如今,没有人在乎常山到底是“郡”还是“国”,也没有人在乎它的版图是增大还是缩小;然而,对于当时身处其中的人们,每一次权力的更迭都意味着天地的更换,那或许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抑或是重聚或者分离的选择和期盼。常山郡故城历经两汉、三国,至西晋初年移至真定,此城仍治元氏县。这里地处南北要冲,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到了隋唐之际,隋末农民起义,在战火中常山古城破败不堪。农民起义军刘黑闼攻破此城,大败隋军,这座历经沧桑的古城池在战火中被烧毁……常山郡故城终成一段往事。

“2003年,国家南水北调工程线路,原计划要横穿常山郡故城,此时,常山郡故城遗址正在申报国保单位。”工作人员谈起了一段往事。为保护故城遗址,元氏县政府提交了南水北调工程绕行常山郡故城址的申请报告。为此,当时的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曾两次来到这里考察。看到常山郡故城遗址的单霁翔很是激动,他说:“想不到这里的古城墙还保存得这么好,南水北调路线必须绕开!”

城,代表着相对于村落的繁华。人们总喜欢把对繁华永驻的向往刻在具象的载体之上,然而,对于永恒的愿景总归是奢望,荣耀是一种最容易随着时光而流转的光芒。幸而,雁过并非无声,漫长的历史遗留下众多文物古迹,常山郡故城遗址内曾遍布汉代陶器、瓦当、鬲足、豆颈等残片。上世纪七十年代曾采集到汉代虎纹砖、“常山长贵”瓦当、云纹瓦等多件文物;故城村博物馆现仍存有汉代井圈、“常山长福”瓦当、绳纹砖等多件文物。因其历史价值、文物价值巨大,1993年,常山郡故城遗址被评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名列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编辑:刘欢
责任编辑:尚燕华
石家庄新闻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新闻

热视频

媒体矩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