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功勋》引发观看热潮

2021-10-19 14:31:32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字号
  • 超大
  • 标准

展示首批8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的真实故事

电视剧《功勋》引发观看热潮

光明日报记者牛梦笛

日前,由国家广电总局出题、组织推进的重大现实题材作品《功勋》正在热播。该剧取材于首批8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的真实故事,用单元剧形式串联起他们的人生华彩篇章。

《功勋》凭借独特的叙事形式、克制的情感表达、精良的视觉呈现,引发了观看热潮。“热血”“致敬”“有质感”“节奏快”等弹幕刷屏,从观众角度表达了对这部剧的认可。“看着他们年轻的脸,我破防了”“原来‘最可爱的人’是这样为我们拼来了山河无恙”“多幸运生在当下”……在各大网络平台上,网友们留下高度一致的评价。截至目前,该剧豆瓣评分达9.1。

电视剧《功勋》引发观看热潮

电视剧《功勋》海报 资料图片

扎实采访,让人物可感可知

《功勋》一共有8个单元,包括《能文能武李延年》《无名英雄于敏》《默默无闻张富清》《黄旭华的深潜》《申纪兰的提案》《孙家栋的天路》《屠呦呦的礼物》《袁隆平的梦》。其中有大国重器的研制专家、保家卫国的战斗英雄、改革前沿的先锋、为人类战胜饥饿和疾病而不舍昼夜的科学家……翻开任何一位功勋人物的人生履历,都如同踏入宽广的河流。

8位功勋人物事迹丰厚,观众耳熟能详,如何通过人物、情节、画面表现出来,怎样把握真实与虚构的关系,如何让年轻观众喜爱?

在创作之初,《功勋》总导演郑晓龙带着其他7位导演日夜论证,最终统一出了一条标准——现实主义创作、细节真实、生活逻辑合理,用电影化的镜头语言重点呈现功勋人物的高光时刻。郑晓龙说:“我们截取他们人生最有华彩的一部分,做到主题突出、结构精致、人物性格鲜明、情节紧凑,既追求分组故事风格各异,又要实现整体的统一融合,让观众看得懂、看得进、喜欢看。”

《功勋》通过扎实的采访让艺术创作更加立体可感。拍摄《默默无闻张富清》单元时,导演康洪雷和编剧陈枰在采风过程中,从张富清出生的陕西洋县走到了他工作的湖北省恩施州来凤县,亲耳听到张富清的邻居讲述自己看到的张富清的家庭和工作情况。一个曾经跟随过张富清的通讯员又深情回忆了张富清带领群众修建水渠和水电站的故事。拍摄《孙家栋的天路》单元时,导演杨文军多次联系孙家栋采访未果,杨文军说:“他一开始‘躲’了几个月不想接受采访,后来可能也是被我们打动了,到航天集团来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起初,孙家栋对我们说,时间不能长,就一个小时。结果他一说起来特别兴奋,我们还没提问,他自己就说了一个半小时。”这些真实的故事和主创团队扎实的采访为后续的创作提供了充足的养料,让剧中的人物可感可知。

现实主义创作手法,塑造出感人至深的荧屏形象

《功勋》将现实主义创作手法贯穿始终。整部剧在单元剧框架下,虽然在稻田、山间、医院、战场、实验室等不同场景中切换,但是主创团队从不背离扎根人民、扎根生活,从实践和生活中汲取营养的创作原则,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积累,努力用精益求精的细节真实、艺术真实打动观众。

郑晓龙直言,做这种单元剧,每个导演和编剧的创作风格难以统一,但大家的基本创作原则是一致的,就是采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郑晓龙表示:“我们尊重差异性,导演用插叙、倒叙、闪回等手法都可以,编剧用个性化的剧本结构也可以,但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是统一要求,服化道、场景、人物语言,都必须真实反映出那个年代的特点。”

《申纪兰的提案》中,剧组对质感的追求突出体现在人物的服饰妆容和行为细节上,所有人补丁连着补丁的衣服上几乎都沾着泥土。《能文能武李延年》中,争夺的是346.6高地,拍摄的地方比真实的地方还高出近4米,摄制组在这块高地上修筑了1.5公里的坑道,所有的战斗都是按照顺序拍摄。《默默无闻张富清》中,主创团队在三胡乡已经找不到当年贫困的痕迹了,于是他们就在那里搭建了一个村落,复原了张富清初到三胡乡时整个村庄的风貌……

在现实主义创作精神的引领下,血肉丰满、形象鲜活的功勋形象跃然荧屏,既展现其在所处领域的卓越建树,令功勋事迹广为人知;又以平实视角和生活化的处理,将他们为人子女、父母、夫妻的普通人一面呈现在观众面前。

勾勒功勋人物忠诚底色,激荡和平年代英雄情怀

《功勋》的片头令人印象深刻,由不同演员饰演的李延年、于敏、申纪兰、孙家栋、张富清、袁隆平、黄旭华、屠呦呦,分别向观众走来。每个人短短几步,几秒钟的镜头,仿佛浓缩了他们的一生,他们从风华正茂到垂垂老矣,将一生献给祖国。郑晓龙介绍,片头是整部剧创意实现最难的部分,也可以视作对中国电视剧制作能力的一次技术摸高。剧集开播首日,有观众在微博上留言:“看到袁隆平爷爷走近的时候瞬间泪目。”郑晓龙说:“这让我特别欣慰。我们创作者的用心,观众感受到了。”

《能文能武李延年》中,观众不仅看到了抗美援朝战场上李延年在勇夺346.6高地战役中展现出的卓越指挥才能和大局观念,更见其对同志、战友的深情与厚谊;《默默无闻张富清》中,张富清深藏军功,数十年如一日扎根基层,将他乡变故乡,解决群众的现实困难,生活中却将未能在父母身前尽孝,未能对妻儿尽责的愧疚深埋心底;《无名英雄于敏》中,于敏在氢弹理论研究上展现出卓越的计算才能,带领科研人员将“草稿纸铺满戈壁滩”,与时间赛跑,日常生活中,他也是个会在与妻子初见时准备礼物、会“偷拿”家里鸡蛋补贴同事的温柔又细腻的人;《黄旭华的深潜》中,身为总设计师的黄旭华以64岁的高龄身先士卒完成下潜试验,激荡士气鼓舞人心,面对妻子,他则成了那个乖乖坐在椅子上等着理发的好好先生……

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梁君健看来,“《功勋》在人物塑造方面的成功尝试再度证明,不论是何种题材、类型的影视创作,核心都是‘立人’,功勋精神为筋骨,细节描摹为血肉,方能铸就深入人心、感人至深的荧屏形象”。

近期涌现的一大批既接地气又有看点的主流影视剧,成为人们日常精神文化生活的主餐。《功勋》以高超的叙事技巧和至真的情感表达,让观众再次感受到主流影视剧的独特魅力。

《光明日报》( 2021年10月19日 09版)

编辑:刘晓婷
责任编辑:尚燕华
石家庄新闻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新闻

热视频

媒体矩阵